怪味臺北

胡英音

小時候第一次吃怪味雞的時候,覺得這種做法雖然名為“怪”,卻好好吃,包含甜、鹹、麻、辣、酸各種滋味的怪味汁,澆在鮮美的雞肉上,十分之開胃也。

這幾年住在上海,幾乎每年都會回臺北一、兩次,讓我在離開她二十幾年後,重新得到機會,再度開始熟悉這個我出生及生長的地方。在我這個“重新”的過程中,我覺得就像怪味雞一樣,同樣的包含了各種滋味在心頭!

二十幾年的時間中,臺北的市容當然會有很大的改變;新的馬路、大樓群起,改變了臺北地面與天空的曲線,但是走在街上,這堥綵堛漱@點什麼,總是讓我可以找到遺留的舊味,刺激著我對於孩童、青年時代的記憶,於是在榕樹、樟腦樹和尤加利樹的樹影交錯中,我走過了生命中一段重要的時光走廊。

在臺北當然還有多年的至親好友,我們互相傾訴一下別後生活,提提舊事,笑話笑話光陰在彼此身上刻畫的滑稽線條 … 怎麼?兩個星期的假期便飛也似地去了?

如果想要對平民大眾的心聲有所瞭解,那麼多聽聽計程車司機講話是個最佳途徑,這次我們聽到的多是對經濟不景的憂慮,還有對政客、時局的不滿 …

還有在臺北的國際會議廳,妹妹請我去聽了羅大佑的“好聽”演唱會。金智娟(娃娃)、周治平、潘越雲、齊豫是他的特別來賓,演唱的都是我們熟悉的精華民歌。已經流浪遠去的三毛透過“橄欖樹”和“夢田”,在齊豫、阿潘高亢的歌聲中,又回到大家的心堙F我想起這個曾經和我通過幾封信的朋友,她那鼓勵的字句還歷歷在目,斯人卻逝,怎麼不叫人感歎呢?是她說過要在那一畝田中“種桃、種李、種春風”的呀!

© www.beinu1968.org:2007-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