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車共渡也是緣

記北一女1968年次團聚D車點點滴滴及相片

徐春枝

two friends
朋友,多謝美麗的回憶 — 左至右:徐春枝,魏念怡

綠園一別,四十年後, 有幸與同學同車直跨美西六州(Nevada, Arizona, Utah, Idaho, Wyoming, and Montana),緣濃意深。 D車有五十一位同學及眷屬來自美台港星陸。九月九日離開 Las Vegas 後我們志氣高昂地邁向大峽谷。一波三折,歷經氣袋漏氣換車又換車的曲折,同學們很有修養,沒口出惡言。

大峽谷的奇峰峻嶺,包偉湖(Lake Powell)的湖光山色, 布萊斯峽谷(Bryce Canyon)的金光燦爛,再再使我們驚嘆。第三天到了懷爾民的大提頓國家公園 (Grand Teton)。在雪山倒影中,我們泛舟蛇河(Snake River)。蛇河源於黃石公園,彎彎曲曲蛇行數州,全長一千又四十英哩。蛇河與科羅拉多河東西對抗,於黃石公園大分水嶺(Continental Divide)分道揚鑣,各奔大西洋和太平洋。我們午後泛舟十三英哩,行約三點鐘。清徹河水映著暖洋洋陽光,沿岸時而有些小動物或飛鷹在綠林中竄動, 石隙間閒散地開著紫色藍色黃色小野花,在多情的風裡,竟是一番沈思禮讚。

終於到了黃石公園。成群結隊的野牛野鹿,大小間歇性的噴泉,還有峽谷瀑布飛泉,美不勝收。萬年的水,千年有約,老忠實噴泉(Old Faithful Geyser)依舊每九十分鐘沸水沖天,最高紀錄達一百八十五英呎高。清晨白濛濛的嵐煙波影迷漫著青青鬱鬱的山巒,長天遼闊,極目松海心清如玉,真正領略出人間仙境的心情。

快樂的時光瞬息而逝。第六天是回程,車子要從黃石公園開到鹽湖城機場,以便同學轉機打道回府。大概是感嘆相見時難,別亦難,這幾天非常安靜的男眷都突然很勇敢地走向車前獻藝。首先是司徒麗真的先生施佑昆說他最有資格得最佳勇氣獎,因他曾在天安門廣場大喊:「司徒麗真我愛妳」,喊得司徒面紅耳赤。王明瑛的先生吳東勝獻唱老歌兩首,歌聲雄厚,餘音繞車,安可之聲一而再。張琤先生周偉賢,一路安靜。他個子高大是體育健將,來自上海。當年不知有台大,更不知北一女,以平常心與才女張琤交往。他說論婚嫁時,還一路跟著張琤跑德州,台灣,加州以便獲得張家父母,姐妹,乾爸乾媽同意。三十年來夫妻相隨,越是焦不離孟,鐵漢柔情,令人動容。

有驚無險

正當我們沈醉在歌聲笑聲掌聲中,突如其來車子停了,一股焦味沖鼻。暴胎了,我們的車子暴胎了,車子停在十五號州際公路路肩。這時快近下午四時,離鹽湖城機場還有四十分鐘車程。笑開了的嘴僵了,因有些同學要趕下午六點多的飛機到洛杉磯轉接晚上回台北的班機。一陣騷動後,只見張琤很勇敢地下車,豎起大姆指攔車。第一部是位年輕女士帶了小孩,她很樂意地帶走了最緊急要回台灣的四位同學。接著是位短髮衣著整齊的中年男士,看似摩門教徒,又帶走數位。聽說他還以手機電招他的朋友,趕來接送一些同學,害我們感動得要改信摩門教。前後一共四輛車,送走了十八位要趕飛機的同學。這些猶他州民素昧平生,卻毫不遲疑地幫助異鄉人,滾滾暖流,流動心坎。剩下來的同學因時間不太急迫,送走了這些同學就像洩了氣的皮球,坐在汽車內喘息。折騰了兩個多小時,我們的汽車也換了新輪胎,大家元氣恢復,直奔機場。到了侯機處見到了數位先到的同學,大家握手相擁,互慶有驚無險。

人世的因緣際會,看似偶然,其實未必。D車的同學,轉輾半個地球,同車共渡留下無數的懷念和回憶,擺擺手道再見時,也等待下一次的重逢。

張琤:「先生,我們有同學要趕國際航班,可否煩請給個 Ride?」
Chang Jean
張琤為同學攔截便車

林媚嬌:「老天保佑,千萬別誤了回台北的班機」。
Lin Mei-Jiao
林媚嬌向老天爺求救

孫秀娟:「教我如何回家?」
Sun Siu-Juan
孫秀娟第 N 次卸下行李

李克柔:「Sir, we really appreciate your help. You are a good person. 」
Lee Ke-Rou
李克柔很高興在猶他州遇到摩門教徒

有驚無險,機場又見
Wang Min & Pao Hou-Fen
左至右:王敏,鮑厚芬,王應立(鮑厚芬先生)

珍重再見
Yu Jie, Jiang Li-Ming, Lin Chai-Luan
左至右:俞潔,蔣黎明,林彩鸞

後會有期
Wu Yin-Qiu, Sun Siu-Juan, Liu Su-Fen
左至右:巫吟秋,孫秀娟,劉素芬

© www.beinu1968.org:2007-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