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中校長印象記

鄧逸芳

青萍的 「炸醬麵、肉絲米粉和魚丸湯」 寫得溫馨。其中提到初中校長。我猜我們是同所初中,所以想藉此話題, 來談談我對初中校長的印象。

不同的人 對同一件事 或同一個人 有不同的看法, 好像還蠻常見的。我想, 主要是由於不同的人, 在不同的時段, 有不同的體驗之故。

在台北時, 我家附近一位小學同班同學, 每年春節都會約我一起去向小學六年級的級任導師拜年。 所以當我知道小學二年級導師的住處後, 也約她一起去看二年級導師。 她說, 「妳一個人去吧, 我不想去, 她罰過我站」。 是, 我記得那次, 老師罰她站, 隔了幾分鍾後, 老師問她, 知不知道為什麼罰她站, 她說不知道, 老師說因為她在上課時吃口香糖。 她說, 她沒吃, 只是老用舌頭去頂牙齒, 可能看起來像是在吃口香糖。 老師接受了她的解釋, 就讓她坐下了。 我以為她會因老師接受了她的解釋而釋懷, 但是她沒有。 我可以理解, 從她的角度來看, 她大概會想, 為何老師不先問清楚呢?但是對我而言, 老師當年說我的字寫得漂亮, 叫我寫了一篇文字貼在校園內的佈告欄上, 引發了我對書法的欣賞和興趣, 是我書法啟蒙的良師。 這是我第一次深刻地體會到, 不同的體驗, 會導致人對同一個人 有不同的看法

我初中的校長會去撿校園內的垃圾, 是他最廣為人知的特色。 有人會認為這些事大可交給校工去做, 何必以校長之尊親為? 也有人會解釋這是以身作則。 我自己對此沒有特殊的意見, 只想在此談談我對初中校長的幾個深刻印象。

印象之一:

我第一次看到我們的國花, 梅花, 是在初中的校園裡。 當年, 在亞熱帶的寶島, 梅花並不常見。 有天一位同班同學告訴我, 一進校門口的花圃裡種了一株雪梅, 我央她帶我去看。 在冬天瑟瑟寒風中的雪梅, 白色的花朵, 清麗秀雅美艷不可方物!我好感動, 並將這株雪梅的栽種 歸功到初中校長的頭上, 是我對他的好印象之一。

印象之二:

好像是在初二的時候, 有次校長請了一個山地舞團, 在朝會時上台表演山地舞給全校師生觀賞, 請山地舞團來表演的經費可當作資助團員們回原住處的盤纏, 因為最初請山地舞團來台北演出的機構出了差錯, 以致團員們陷在台北進退不得。 結尾時, 初中校長還應邀和團員們在台上共舞, 令我看得驚訝, 卻又感動不已。

印象之三:

初三時, 我們搬進光線明亮的三層樓(?)新教室。 因為校長希望初三的學生們有最好的學習環境來準備聯考。 教室裡的教板是弧形的, 板面是不會反光的磨沙玻璃, 襯著養眼的綠底, 還有可拉出推入的兩個多加的板面。 這樣, 坐在教室兩旁的學生不會因為反光而看不見板上的字, 而且必要時, 老師可將先前寫過的再拉出來說明。 我當時還不那麼明瞭這種設備的好處, 直到我進了北一女。

北一女雖有諸多好處, 但在當年的教室設備上, 我卻不敢恭維。 教室光線暗, 平面非弧形的黑板光滑反光。 即使坐在第一排有時都要跑出座位去看黑板上寫些什麼。 我們班原先的座位排法是照高矮橫排, 後來應個子高的同學們要求, 改成直排, 我就多半時候坐在最後排的兩個角落, 除了反光之外, 還被高個子的同學們的頭擋著, 對習慣坐前幾排的我來說, 聽起課來真是痛苦不堪。 雖然我也因此瞭解到高個子同學們坐後排的壞處 ( 當然也有好處 )。 不過話說回來, 我們班總考第一名的, 可是個子高挑曾經是總坐後面幾排的李自宜呢! 自己用功看書, 不全靠老師講課, 也許是北一女好學生們的特質吧!

印象之四:

初中時, 我們班有幾位同學是由夜間部升上日間部的。 大家都處得很好。 有時我都忘了她們是後來才加入的。後來她們中的大部份也都考入北一女日間部, 更證明了她們的確是優異的。 幾年前聚會時, 其中一位說, 她很感謝初中校長有這項由夜間部升日間部的措施*, 對她的自信心和後來的發展有很大的助益。 她說, 應該有人來寫寫他的好處。

總結來說, 我們初中的校長, 從我的體驗裡看來, 是個好校長。

* 北一女也有有夜校或補校升日間部的措施呢!

© www.beinu1968.org:2007-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