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姚老師祝壽

王冰媛

Teacher Yao's 100th Birthday
百歲壽星姚老師與 68 級勤班、毅班同學

昨天是三月一日星期六,一早起來就想到這是益君召集大家為姚老師祝壽的好日子。看看時間,離出門還有三個多小時,得找點事做。忽然想起孔卿交待的那首歌,從前會唱的也只有最後那一句。經過這麼多年,難保大家還記得,不如趁這最後一點時間,到 Internet 去 download 下來,存在手機裡。如果人人都像我一樣記不完全,還可以把手機拿出來,播放一下,達成孔卿的心願。

於是我就上網在 Yahoo Music 找到了 Lulu 當年的這首歌。雖然上網買音樂早巳經不是新鮮事,但對我來說還是劉姥姥進大觀園,生平第一遭。但是為了孔卿,也只有兩肋插刀了。我選擇了 Buy,交了我的信用卡號碼及生辰八字。該拿到歌了罷?不行,Yahoo 說得先安裝 ActiveX 才可以。我也不知道什麼是 ActiveX,但是為了孔卿的「 To Sir with Love」,就任由它呼嚕呼嚕下載安裝。安裝好 ActiveX,應該銀貨兩訖了罷?不行,Yahoo 說我的 Yahoo browser 得加強 security 才能安全地下載音樂。於是 Yahoo 又呼嚕呼嚕地搞了一陣子。好不容易它鬧完了,又關機,又開機的。一看,我的 Favorite 已經被這新的 security 改得面目全非,很多網站大概冒犯了什麼天條,被改成了灰色。我也管不了那麼多,只要給我的 Sir 一些 Love 就好了。於是,我重新進入了Yahoo Music。找到了 Lulu 當年的這首歌,通了名,報了姓,該給我了罷! 不行,Yahoo 說得先安裝 Yahoo Music Unlimited 才可以。到這時候,我也真的是英雄氣短,任由它罷佈了。於是,我眼睜睜地看著它又呼嚕呼嚕地糟遢了我的電腦一陣子。最後,它終於說我可以 download 這首歌了。這時的我真是覺得皇恩浩蕩啊!我屏息地望著我即將到手的 Love。電腦呼嚕呼嚕了一陣子之後,螢屏上出現一個小框框,

Sorry. This song cannot be downloaded.

一小時後,我如約到了明苑,裡頭已經熱鬧非凡。68 級的來了十位,毅班的有從美東千里迢迢而來的王小螢,家住 New Jersey 但是正好從台灣回來的郭文瑾,來自洛杉磯的陳麗芳,還有住在灣區的陳瑜娟及張穗珍,勤班的有袁明明、賈海萍、葉雅芬、林益君、及我。林益君的先生及兒子也盛情參與,我們同坐一桌,其樂融融。65 級的學姊和北加州校友會的代表們坐我們的鄰桌。她們帶來了用鏡框裝好的 Bush 總統、阿諾州長、及本地市長的百歲賀函,還有裱好的中華民國駐舊金山辦事處廖偉平處長的對聯及一幅百壽圖。蒲陽空軍幼校的學兄和眷屬們坐另一桌。他們帶來了松鶴延年國畫一軸及兩大籃鮮花,將壽堂點綴得熱熱鬧鬧的。姚老師一家四代同堂共坐一桌,同席的還有大家都敬畏的孫教官。

姚老師因為前陣子跌了一跤,行動稍有不便,因此以輪椅代步。袁明明是勤班的生力軍,特地趨前報到。看到她,老師高興地說:『哦,哦,袁明明。妳的附近是朱幼華和楊曼如。』

席間,各級的同學輪番向老師致意。最感人的是蒲陽空軍幼校的學兄們,他們是老師七十年前的學生。有位大師兄今年已經八十五歲了。他說他們入學的時候是十一到十五歲,老師是他們的英文主任教官。他還記得老師怎樣教他們學英文,每個生字要跟著唸五遍。他說著說著,高興得手舞足蹈,彷彿又回到少年的時光。

老師牽著他的手,說起日本人打到蒲陽,幼校的學生們被逼撤退。那時候的蒲陽已如一座死城,為了防身,這些學生們都帶著彈弓。我望著壽堂前面老師英年的照片,那時他高大的身軀,當為這些幼小的學生帶來不少的安全感罷?

我們 68 級一齊到老師桌前祝他生日快樂,朗誦了曼如及孔卿的信,並且合唱了大家的一百零一句:

To Sir, with Love

老師非常地高興。

最後要謝謝我的 twin sister 益君。她是個大忙人,卻永遠有時間為別人著想。每次和她在一起總是十分地溫暖。希望有一天能參加她的百歲華誕,我還有很多和她的私房故事,要跟她的子子孫孫說。
Teacher Yao's 100th Birthday
姚老師與勤班的葉雅芬、袁明明、林益君、賈海萍、與王冰媛
Teacher Yao's 100th Birthday
姚老師與毅班的張穗珍、陳麗芳、陳瑜娟、郭文瑾、與王小螢

© www.beinu1968.org:2007-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