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會舊雨,且結新知

——閒話四十週年重聚籌備會——

楊愛蘭

【一】

Volunteers
籌備會華府聚會: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
 
後排: 陳小瓊, 黃美滿, 吳學芳,段秀琳, 張琤, 周潔, 何道祥, 劉小鈴
中排: 王小螢, 趙頌祥, 陳金素
前排: 涂素鈴, 祝紹儀, 孔昭雍, 李欣欣, 楊愛蘭, 蕭淑珍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 一九六八年次北一女校友四十週年重聚籌備會, 在馬里蘭州巴爾地摩陳小瓊瓊家開了最後一次會。 會中討論熱烈, 秩序井然。眾人舉手發言,投票表決, 出奇的文明守法, 將懸而未決的計畫一一定案。 然後在演練「明天會更好」的合唱聲中, 圓滿畫下句號。 這一天, 距九月八日的大團圓, 只有一個半月;距我第一次被電召到紐約「聚聚,聊聊」,卻已過了兩年有半。 兩年多以來, 這群人從每三、四個月開一次會, 到隔月一次,到最後的每月一次, 開了不下十幾次會。 開始的時候,陌陌生生的,都是以自我介紹起始。 就是不用自我介紹了, 也還是客客氣氣地,聆聽者多,發言者少。 等到彼此熟悉了, 場面才熱絡起來, 太沉默的, 反而會受到批判。 到最後這幾次,唇槍舌劍,雄辯滔滔, 聽得我頭都昏了。

因為是最後一次, 心埵釣リㄠ芊A 就帶了相機去照了幾張留念。 寄相片給大家時,也給維持網站的陸孔卿寄了一份。 沒想到卻給自己找來額外的的工作。 她喜歡其中的一張團體照, 想把它放到網站上, 所以她問我, 可不可以寫一篇小文介紹照片堛漱H?

寫,當然然沒問題; 寫得對不對, 就不敢保證了。 我是個迷糊人。 到了最後這個會, 趙頌祥展示設計的名牌, 贏得一致的掌聲時,我才發現, 天哪! 我一直把她當成孔昭雍了。 那麼, 那個正牌的孔昭雍又是哪位? 所以, 以下所寫, 純屬個人印象, 寫得脫線脫軌之處, 請多多包涵, 多多包涵!

其實, 很難說籌備會有那些成員。 每次開會, 總有幾位舊人缺席, 幾位新人出現。 如果把所有來開過會的人都算進去, 加上工作有份, 卻不能來開會的的如賭城的徐春枝,印地安那的陸孔卿,加州的林益君, 還有台灣的孫秀娟、常如玉、張玨等人, 則人數鐵比照片上的要加一倍。 只是, 照片上這批堅持到最後一分鐘的, 當然是其中的死忠份子。

照片堛漱H, 只有兩個是我的的「舊雨」, 張琤和陳小瓊, 其餘都是「新知」。 陳小瓊是初中同學。 張琤是另一個初中同學張玨的雙胞胎姐姐。 這對雙胞姊妹初中時就很有名了, 又漂亮,籃球又打得好。 聽說小學時更不得了,噓… 且容我八卦一下, 看仔細了, 這個姐姐可是馬英九總統小學時「心儀」的對象哦!

第一次去紐約張琤的家,零六年年初吧! 我是坐了一小時的火車去的。 大概見到一打左右的校友, 沒有一個認得。 就覺得這個張琤真行, 怎麼這許多不同班的, 她都認識。 那次最大的收穫,就是認識了跟我住得很近,也很能開車的周潔和祝紹儀。下一次去曼哈頓,我就有車坐了。 再下一次到北澤西涂素鈴家, 也知道那兒可搭便車了。 有了她們倆, 我才有條件死忠到底。 那幾次聚會只是同樂、清談而已, 不像在開會。

同年夏天, 我到義大利玩了一趟。 八月中旬回到家, 就看到了李台珍給我留的電郵。 台珍是我在紐澤西唯一的信班同學。 原來就在我到家的前一天, 一票人馬在她家後院燒烤。 炊煙燎繞中, 正式成立了四十週年重聚的籌備會。 不但定了時間、地點, 也定了正、副領導:張琤和王小螢, 還有兩位會計:李台珍和祝紹儀。 他們每人還交了二十元會費, 好讓李台珍有錢去銀行開戶。 各班代表也是那時決定了的, 因為台珍還順便告知我, 已幫我「志願」成了信班代表之一。 唉! 我不過是貪玩了幾天,竟錯過了大事底定的一個會。 更沒想到,一夕之間,山河變色;前些時談到的環島啦、大陸遊啦都不見了。 而這個拉斯維加斯, 也不知是打那兒冒出來的!

有了大華府地區的人馬加入, 在紐約開會的時代結束了。 以後的會, 都盡量選在費城或南澤西一帶較居中的地點。像南澤西的丁昌珩就很「幸運」,就因為住得太適中了,被我們一而再,再而三地打擾。 而第一次南移的會就開在費城的林晨暉家。 那次人來了不少, 好像有二十七人之多。 吃了豐盛的午餐之後, 光是自我介紹就去了半個下午。 然後大伙兒趕著去看那有名的的花展, 也沒討論什麼大事。 不過那個自我介紹很不簡單, 聽起來沒什麼閒人, 多的是職場戰將。 怪不得說起話來都乾淨俐落,條理分明, 沒有廢話連篇, 沒有語無倫次。 劉小鈴的機智幽默,陳金素的樸實生動,王小螢的冷靜沉著,那時就注意到了。既不是閒人,怎麼有時間來做此閒事? 嘿! 沒聽說過「天生麗質難自棄」嗎? 能幹有才之人,向來是不甘寂寞的。

接下來的幾次會議, 王小螢領導人的性格特色, 分外鮮明, 不容置疑。 她可是都做足了功課才來的。 事先就會告知要討論的項目, 做報告時也是詳盡周全, 不漏過最小的細枝末節。 她的勤勤懇懇, 她的事必躬親, 她的鉅細靡遺, 感染、感動了一票人。 所以,她請你做事時, 你是不會好意思拒絕,也不會想拒絕的。 於是, 對賭城熟門熟路的吳學芳,攬下了定旅館, 定場地的活; 「辦桌」很有經驗的涂素鈴包了晚宴的重頭戲; 天天與電腦流程奮鬥的劉小鈴, 周潔和陳金素等人, 當然是設計怎麼註冊,怎麼分配房間的不二人選; 而兵多將廣的良班更是一副「來吧!什麼都可以!」的架式。 可以說, 王小螢是使重聚這個活動, 從「紙上談兵」邁向「實際作業」的推手。

有將就得有兵。 我早就打算好了, 我就是那個兵, 我也只有當個兵的本事。 當周潔承辦郵寄邀請函時,我就是舔信封、貼郵票的一員。 當涂素鈴招兵買馬時, 我就是應徵的其中一個。 當劉小鈴測試她的註冊手續時, 我就是被臨時抓差的「路人甲」。 這個心態, 使我開會時很沉默,很安靜,很沒有意見, 終於招來小小的批判。 「來了又不說話,不發表意見,幹啥來的 …」。 同時挨批的還有「路人乙」段秀琳。 我們兩被說得坐立難安, 只好努力找活幹,絞盡腦汁發表意見。 所以,當王小螢很遺憾地跟大家說,吳玲瑤無法為我們寫邀請函,而當眾徵求志願軍時, 我才會鼓足了勇氣跟她說:「我來吧!」 不但寫了,還一而再, 再而三;又寫了籌錢的信,又寫詩,寫長文去充實那時還有點寂寥的網站,一發不可收拾。 王小螢就曾開玩笑,說我的寫作細胞是她挖掘出來的, 成名後不可忘了她。 唉! 我這「大器」也「成」得太晚了吧! 早二十年把我挖掘囉,該有多好!

段秀琳比我更爭氣。 她給王小螢上了一個計畫書,建議九月八號早上該有的節目。 所以,設計並印出節目單的差事就落到她頭上了。 她最堅持的就是八號早上一定要有點名或自我介紹這個環節。 但這個項目遭到很大的阻力; 因為它很耗時間,做得不好,也會變得很無聊。 我很同意她的看法:每一個大老遠來參加的同學都是當日的主角,絕對不可以來無聲,去無息。 一定要讓她有機會見到所有的人, 也要讓所有的人都認識到她。 不然,就白來一趟了。大力聲援的結果,節目是保住了,但主持這吃力不討好的節目,也落到我倆頭上。我跟她說:「你在台上主持,我在台下幫你招呼好了!」她說:「不不!你在台上主持,我在台下招呼。」 最後,我們決定兩人都在台上,給彼此壯膽。

各位鄉親姐妹老同學們! 段秀琳和我為妳們豁出去了! 請妳們千萬要大力支持。 萬般矚目,滿心期待,請妳們一個個務必漂亮登台,精采亮相, 遂了我倆的心願。 拜託! 拜託了!

【二】

Volunteers
籌備會華府聚會: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
 
後排:陳明珠
中排:戴蘇台,曾珊珊,陳小瓊,蕭淑珍
前排:黃道愷,阮立麗,章惠華,張琤,葉貴蓮,王小螢

我們這整個團隊,大致可分成三個陣營,各有各的將和兵。 南邊的當然以華府的王小螢為主,蕭淑珍、曾珊珊是大將。 其勢力範圍還擴及到馬利蘭的陳小瓊,趙頌祥,黃道愷以及南澤西的孔昭雍和黃美滿。 王小螢是領導,是司機,是照顧大家無微不至的老媽。 所以她的兵肯聽她的,肯一次次隨她長途奔波。 蕭淑珍是最專業的會議記錄員,晚會的音樂也要仰仗她; 曾珊珊身負蒐集校友地址的重任; 陳小瓊統籌聯絡; 黃道愷負責聚會吃食,不時被公司派到中國出差的她也與陳小瓊共同負起網頁更新的責任;孔昭雍負責校友們的「SHOW and TELL」節目; 很會做吃的黃美滿更是走到那兒都受歡迎; 趙頌祥設計報名表及名牌; 她做的名牌, 又要拿來識別桌位,又要拿來識別車位,還要指揮行李的去處,真難為她了。

北邊紐約那一伙,理所當然以張琤為主。 劉小鈴是主將,比主帥聲音更大更多的將。常一起出現的還有何道祥,謝一元。南下時,偶而還可撿到北澤西的涂素鈴。張琤敢住在曼哈頓而不買停車位,就可想像她開車有多行。開起車來,她不辭辛苦不嫌遠。但開起會來,她倒是話不多。如果說王小螢是掌管內政,那張琤就是統籌外交。 有了王小螢、吳學芳、周潔、劉小鈴,對內,她不用操心。 只需要利用豐沛的人脈,專心對外募款,充實我們的小金庫。 團聚那天,我們除了晚宴之外,現在看來,還會有午餐供應。 這福利,就是張琤募來的。 還有,當幾方人馬意見紛歧時, 也是靠她一一打電話了解疏通。 「人和」是她最大的的資源。 因為懂得調和鼎鼐,所以能端出一盤好菜。

劉小鈴有一流的口才,機智又風趣。說起話來刀切似的準,連珠砲似的快。 她曾先後被委過不少任務, 最後包下了註冊的重活。 如果劉小鈴還需要「路人丙」的話, 那就是何道祥了。 又一個好脾氣,常微笑,可差可遣,甘之如飴的兵!

住新澤西中部的人最多,也最幸福。 占了地利,比南北兩陣營的人,少了很多舟車之苦。 大約可分成東西兩批人馬。 西邊的我、周潔、祝紹儀、和段秀琳,早早就綁在一起,行動一致,進退一體。 最嬌小的周潔,口才好,行事俐落,肚子裡藏不住話, 她是我們的指揮。在她家準備寄那一千多封邀請函時,一聲令下,東西兩方人馬都到齊了。 她現在和陳金素合夥作分配房間,安排室友的細碎活。祝紹儀不用說了,鐵是最辛苦的一位。 收錢、接報名表,可是最前線的工作,並且沒日沒夜,沒完沒了。 而管帳、報帳,也實在煩瑣 。 但我就從沒聽她抱怨過。可惜的是,跟她一起挑起報名重任的台珍,因為要照顧生病的高齡老母,賭城的盛會已無法參加了,但收錢的工作,會堅持到底。 謝謝妳,台珍!

東邊一伙的有李欣欣,吳學芳,陳金素,李惠群等。 李欣欣先是負責紀念品選購,後又總管黃石公園旅遊。 李惠群現在正忙著為晚宴安排坐位。她們都是能獨立作業的將才,看不出誰是領頭的人。 硬要我猜的話,那就是吳學芳。 見過吳學芳的人,很難忘了她。她高眺的身材很出眾,她挑高的髮型、厚厚的眼影、大紅的指甲,加上豐富的手語很亮眼。 而說起高中時調皮搗蛋與教官鬥智鬥法的得意史,更能笑倒一屋子的人。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還是她女強人的說話和行事風格。 聽說新澤西版的世界日報就是她打下的江山,難怪! 吳學芳可是籌備會的大功臣;這個活動的旅館、場地、晚宴、到旅遊的合約, 都是她和一家認識的旅遊公司交涉來的。 不只是遙控,還親自到現場勘查。 任何細枝末節的問題,只要提出,她一定電話一抓,馬上問清楚。 她的行事風格,你可以不買帳,但她的辦事效率,你不能不佩服。

作風強勢的女人,不只吳學芳一位。 還可算上劉小鈴和周潔。 強勢,是因為對自己有信心,覺得自己一定能做得好。 強勢,也因為職業使然。 劉小鈴和周潔,還有李欣欣、陳金素,可能還有更多我不知道的其他的人,都是電腦公司「企畫經理」之流。 她們習慣了層層負責,專職專權;決定了的事,就六親不認,不容反覆。 碰到鉅細靡遺,事事關心,總想面面俱到,還想萬方包容的領導人, 怎能不跳腳?不聒聒叫? 而事事關心,鉅細靡遺,其實也是一種強勢。 這一群女強人,令枯燥的會議,有精采、有熱鬧、有娛樂; 當然也會令共同的目標 — 四十週年團聚盛會 — 圓滿、順利、成功!

【三】

Volunteers
籌備會新澤西聚會: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
 
後排:孔昭雍,段秀琳, 祝紹儀, 劉小鈴
中排: 賴美娥,涂素鈴,陳金素,李欣欣, 丁昭,李惠群, 李玉如
前排: 周潔,張琤,方秀晴,陳小瓊,吳學芳,丁昌珩,楊愛蘭

我老公就不明白, 什麼了不起的事值得我奔波了兩年還樂此不疲? 他不懂… 雖然辛苦,但苦中有樂,而且樂趣還不少。 到頭來,我其實是頗有成就,獲益良多。

首先值得一提的,就是我交了十幾二十個新朋友。 大家都知道,人過了中年很難再交到新的朋友,更不用說是一群同年齡,同一個故鄉來的朋友了。 還有,開會的時候,我們有吃有喝,一點也不虐待自己。 或是私家帶來拿手的,或是餐館捎來好吃的。 吃喝之間,也沒忘了交換食譜,互通資訊,順便八卦一番。

開會之餘,我們也給自己安排餘興節目。 我們欣賞過,日暮時分曼哈頓的空中風景線; 我們參觀過,費城一年一度的大花展; 還有一天,開完了會,兩車子的人就直接殺到北一女美東校友會的年會會場。 當音樂響起,燈光滅了時,一個個都下場跳了; 跳到香汗淋漓,跳到形象全無。上一次這麼瘋狂是什麼時候的事? 上輩子嗎?

後來,也不用等開會的日子。 有樂子的時候,就直接約了。 年初的時候,我們十個人正是如此;先在五糧液吃了一桌好菜,再到百老匯瞧了一齣好戲,美美地過了一個週六的下午。

今年的四月十九日午時,恭班校友方秀晴,在她所屬的俱樂部宴請籌備會全員。 這也是張琤為我們募來的福利之一。 俱樂部全名叫「川普國際高爾夫俱樂部」,離家只有十五分的車程。 所以這次我自己開車去,還載了一條黃魚賴美娥。 我們倆到得最晚,進門就看到特長的餐桌,已擠滿了將近兩打人。 精精緻緻的的西餐吃到一半, 從外面進來了一位普普通通的美國老頭。 他和女主人寒喧了幾句,也和在座的的幾位親切地聊了一會兒才離開。 他走了之後,我聽到左鄰右舍議論紛紛,才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大富豪,唐納川普先生。 他可真沒架子啊! 而我更有本事, 居然和大富豪擦身而過還渾然不知!

為了答謝女主人的的盛情,我們全體又給她做了一次自我介紹。 氣氛太好了,環境太美了,所以大家就敞開心地講。 吳學芳的輝煌史就是那時洩漏出來的;貪玩的結果沒考上好大學的遺憾,也是那時講出來的; 她的兒女後來加倍地補償了她的遺憾,也沒忘了給我們交待。 平常安靜低調的祝紹儀,那天也講得特別有感觸。 她說高中的時候,是一個不講話,特別不起眼的女孩。 今日不但擔當重任,還當眾講了這麼多話, 昔日同學知道了,一定很驚訝。 她連最初和老公相約在火車站見面的事都說了,還引來四下「我也是!」,「我也是!」的回應,怎能不驚訝?!

我也心有戚戚焉哪! 我的老朋友夙慧總是說,我這人什麼都好,就是太不主動了。 她其實是變個法子罵我懶。 而我這個懶人,居然自動請纓,寫信、寫詩、寫文,我又是怎麼啦?

我想,我是先被一群認真、熱誠、無私奉獻的人給感動了,然後喜歡上與她們共事的感覺,還從中找到了一份歸屬感。 所以, 在這個四月天的午後, 聽著方秀晴用閒閒淡淡的語調,回饋我們一個她老公在自家車庫被搶劫、槍擊的經歷,再環視走過痛苦婚姻的段秀琳,有過喪夫之痛的陳金素,大病了一場的涂素鈴,為籌備會衣帶漸寬終不悔的王小螢,我有莫名的感動與心疼。 我覺得,生活過、經歷過、坐五望六的女人,就應該一起這樣優優雅雅地坐著,從從容容地品著,開開心心地說著,惺惺相惜地聽著 …

日子,就應該這樣有滋有味地過著。 願以此,與已經結交的,和即將結交的舊雨新知們,共期許,共勉之。

Volunteers
籌備會南澤西聚會: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九日
 
後排:黃道愷,黃美滿
三排:謝一元,劉小鈴,牟海燕,段秀琳
二排:賴美娥,張琤,涂素鈴,趙頌祥,周潔,何道祥,祝紹儀,李台珍
前排:林晨暉,周嶽君,李欣欣,王小螢

© www.beinu1968.org:2007-2008